Tuesday, April 11, 2006

大大又软软的枕头- (六) -

看着把我丢弃转身而跑的你慢慢消失在我眼帘,我的心楸着痛,用力地按着胸口也无法停止的绞痛。感觉就像被抛碎的玻璃心的碎片全都插入心脏,每一口呼吸都感觉心脏和玻璃碎片的摩擦。难道爱上你就是不可原谅的错?难道我拥有女人身男人心是我的错?

我对着天空呐喊,激动地指着天空骂道:“你!就是你!你怎么对我开了这么大的玩笑!我的人生就是这样被你的玩笑毁了。呜~~~~”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身体,脆弱地就这样慢慢地尊下,然后身体呆呆地往大树靠着。

想必你现在应该是抱着你大大又软软的枕头缩在一旁。你常常告诉我,我喜欢女生不是我的错。你也从不歧视我,记得当我是个同性恋者的秘密空开后,很多女生朋友不再接近我的时候,你是唯一一个会继续和我交往的女生朋友。你可以选择不爱我,可是为什么你却不能接受我爱你呢?

如果人一出世看见的世界是黑白的,那么哪一天出现彩虹时,天下人将会跌进恐慌之中;如果你一出世看见你和其他小朋友的父母全都是同一性别的话,那么哪一天出现不同性别的爱侣时,他们将面对所谓“正确道德价值观”的谴责。只是因为少数人的价值观掩盖不了多数人的看法,所以少数人永远是那个被指违反“正确道德价值观”的一群。

拖着疲惫的身躯,回到家中自己的房间,拿了毛巾,走进了冲凉房。衣服也没脱,开着洒水器。我坐在底下,靠着墙壁,任由冷水向我身上流。头发衣服全都湿了,我还不能清醒,我用力地扯开自己身上的衣服。

我放声大哭,咬着自己的手臂。直到看见鲜血渗出皮肤,舌头尝到腥味,大脑接收到手臂吃痛的感觉,我染红的牙齿才慢慢离开手臂的皮肤。抽泣的我倒在地上,闭上热烫的眼睛,让冰冷的自来水消除它的温度。

上衣被鲜血染了一片淡淡的红,我没想要处理我的伤口。我只尝着自己的鲜血,不规律地呼吸着。

1 comment:

message said...

xxx




http://scribe10.blogspot.com/2006/03/as-ive-matured-ive-learned.html



http://angelisticwitslc.blogspot.com/2006/03/this-is-why-i-dislike-about-my-own.html



http://sachatamiagroup.blogsome.com/2006/02/19/list-of-racial-discriminations-in -malaysia/




xxx